图书也来借共享炒一把 共享快成伪命题?

【2018-01-16】

  书籍也通过分享一个快速炒鱼假命题来分享?

  2010年,公益共享图书网站上架和社交图书馆的绿色西红柿竟然成为共享图书潮流的临时原因,但共享图书之路似乎并不好走,两年后放书架操作杳Green Tomato在2013年开始转型,最终以失败告终。近年来,分享经济之火再次把共同的书籍带回公众的视野。借书者,书库等新一代共享图书馆平台纷纷亮相,但是他们的日子还不是很好。起伏不定,云霄飞车上架和绿色西红柿创业之路2010年,第一代共同书企业家开始大展拳脚,但是没有人想到,冲破红灯之后,等待着他们措手不及。一,感悟乌托邦,书架最终失去了公益福利随着口号“让爱情飘流在书籍爱好者的手中”,2010年,摆放货架摆在人们的视野里,自从红网和“宣传并逐渐成为人所共知的。从模型的角度来看,采取志愿者的书架互相捐赠书籍,借书,贷款人自愿支付的书籍快递运营。换句话说,用户捐赠的书越多,获得的学分就越多,他可以借的书越多。这似乎是在货架上双赢的结果。然而问题也出在这个模式上,慢慢地,这个模式开始恶化,不断借书更像是一种折磨,借款人花时间和金钱去碰陌生人不知道,这一直是一个非常身心的考验。一旦一个人违反了规定,停止了这个规定,书本越少,流通速度越低,最终会导致单方面的借款请求没有反应。最终,书架是不可持续的,两年后完全死亡。那么,究竟是什么打败了书架呢?首先,分享一个脆弱的恶性循环。在整个操作过程中,书架只放置在提供沟通的平台上,没有借用用户的负担。与此同时,单向交付共享容易断链。一旦连锁断裂,双方都会有不愉快的经历,特别是在少数书籍的情况下,连锁断裂甚至会打到整个平台。在无法控制书架的地方摧毁数英里的路堤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其次,过度依赖用户自律。喜欢看书的人一般都属于较高素质的人,这部分人爱书,书损率不会比行业评委高。然而,这种情况并非如此。据了解,湖南省图书馆每月有好几百本书被损坏,每年有500多本书遗失。读者经常偷书和偷书。同时,随着越来越多的用户,平台需要更新,更多的书籍,但最关键的问题,放置书架没有解决公益的书架,只是自愿捐赠的书,显然不能满足越来越多的借款请求,下来是不可避免的。二,遇到的瓶颈,绿番茄改造仍未能摆脱格林番茄的命运,于2010年8月成立,作为全球首个中文在线物理图书馆,免费是该图书馆的最大特色。要交纳不同金额的存款,根据不同的“阅读量”来借书,这个数字从2到10这个范围借用。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存款之外,绿番茄不收取任何费用,借书和退还快递费都是由绿番茄负担,这样一种诱人的服务,使绿番番茄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领土扩大到全国27个城市,拥有约100万名会员,同时,为保持免费借贷的原则,绿蕃茄还通过“每个企业一个博物馆”项目,为每个企业提供精选图书,书籍,推荐书籍等一系列外包服务活动,短时间内,绿色西红柿已经建成了近200家企业图书馆,包括中国石化,富士通中国馆,太平洋保险馆和工商银行。然而,问题突然而棘手。随着会员人数的迅速增加,图书更新换代的问题也越来越突出,物流成本高昂,使得蓝番茄发展受到很大的瓶颈。所以,2013年,绿蕃茄决定坚决选择过渡。绿蕃茄放弃了原有的在线实体图书馆模式,选择了离线实体图书馆模式,推出了“图书馆咖啡图书馆计划”,并与咖啡馆等城市空间合作,为咖啡馆定期提供高质量的图书,市图书馆。但现实往往是残酷的,绿番茄最终未能改变,最后一个APP活动就停留在2017年1月7日。从成功到转型遇到的瓶颈,绿番茄在共享书籍的方式实际上面临着两大痛点。首先是短暂的操作模式。绿色番茄的开始,其实更像是做公益事业。在线借还书,离线快递关闭书籍,不收取快递费,只收取可退还的押金。后来,绿蕃茄开始利用广告盈利能力,通过广告书中的书签来获得一些好处。但是这些收入仅仅是因为不断上涨的快递费和书籍更新费用而急剧下降。换句话说,它实际上是越来越多的忠实用户粉碎它,绿番茄从一开始就在选型上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其次,盈利模式总是单一的。绿色西红柿在意识到很难高成本地快速找到盈利模式,广告是其第一次尝试,但这种毛毛雨显然不能恢复下滑。转型后,蓝番茄选择与线下店铺合作,宜家,星巴克等与他们合作建立了店内咖啡厅。可以说,把图书馆搬到离线的指定地点可以完全避免快递费用,但随之而来的物理图书馆的运营成本问题已经使绿色番茄不能确定,最终倒闭。从前两个阶段来看,绿番茄一直都在寻找一个稳定合理的盈利模式,没有源源不断的财政支持,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第二次兴起,共享书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随着共享经济的日益普及,共享书籍正在逐渐回归公众视野,2015年出版的一本书,借书者出现在2016年,许多创业者平台出现,作为第二批进入这个地区的海滩爱好者如何思考共享书籍?首先摆放书架防尘箱作为社会图书馆的公共共享书籍,成立于2015年图书巢更像是一本书分享社区,没有租金,没有存款,没有快递费,没有贷款期限书巢,用户可以在书窝里自由借书,也可以捐赠自己的书籍。与书架上架相比,Nest确实试图打破空间限制,力争让书友更多的交流,鼓励人们以书籍为载体,开会离线交流书籍。在窝里,不仅仅是简单的流通书,还有像朋友的微信圈这样的社交功能。书巢创造了“互联网+书本社交”的模式,这是为了得到大量的用户上线。不过情况似乎并不乐观,书城目前的官网动态依然保持在2017年3月份,借阅动态也已经消失。虽然巢巢努力摆脱书架的阴影,但它仍然有一个非常突出的问题。一方面,图书社会化是一个很好的运作模式。大多数人可以和书友找到好朋友。然而,巢只提供了一个沟通平台和用户审查不足。它鼓励陌生人离线见面和交换书籍。其中一个安全问题非常重要。另一方面,没有资金支持,走向公益之路离这一点不远了。我们对搁置和搁置有深刻的理解。所以我们要赚钱才能生存。其次,“绿色番茄”下的“借款人”前景并不明朗,2016年“借款人”平台就行了。用户在平台上选择自己喜欢的图书后,平台根据图书的价格收取一次性服务费和定金。押金一般是书的价格,服务费包括快递费。退还书款时,借款人只需支付合理的费用,并将书籍交到指定的地址。借款人充分吸收了绿番茄失败的经验,将快递员交给用户的成本,用户还需要自愿支付书本磨损,这又是一个新的收入来源。对于用户来说,这是一个双方都可以接受的交易方式,用户和平台是安心的。然而,借款人最大的痛苦就是预借成本太高。与当当网和亚马逊网上书店相比,购书比借书更具成本效益,借阅者承诺不会插入广告,所以其收入来源只是穿着费和服务费,随着书本的运营和维护成本也会上涨,那么无论是提高服务费用,还是努力发展其他的利润渠道,但是对于现在来说,发展利润渠道比较困难,毕竟还在分享图书摸索阶段,前景看好的借款人还不清楚。什么都不可以分享,快速分享伪命题?在这两本共同的书籍启动潮中,搁置货架,绿色西红柿和书架的失败令人印象深刻。虽然借款人及时学习,但前景依然不明朗。值得注意的是,越来越多的企业家涌入共同的书籍,但他们面临的外部挑战也在增加,无形的书籍分享正在成为一个伪命题。首先,共享书籍面临公共图书馆的挑战。随着社会福利的进一步提高,社会公共图书馆也开始走向“互联网+物联网”。据了解,在杭州2016年11月份上线的微信“悦悦借”服务,网友只需在网上预订,即可快递到家,而快递费很低,最高只需3元。如果共享书籍企业家没有制定更多的服务亮点,毫无疑问输给服务的公共图书馆也不差。二,电子书强势攻势根据当当2016年电子书阅读指数,电子书用户呈现爆炸性增长,2016年用户总数增长了55%,2016年超过了4000人。同样,由于电子书依附于智能手机,并且具有快餐产品的特性,电子书越来越受欢迎,方便性并不能被纸质书所取代,目前还有许多困难需要克服,分享书籍,要成功,只有书本的爱情是行不通的,什么都不能分享,当然,我们不是拿成功或失败的英雄,也许共同的书籍企业家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模式,失败是不一定是坏事,前辈的经验大大降低了年轻一代的试错成本,2017年我们看到了BOOK ++,MoBo书籍等共享书籍的创业平台的出现。让我们等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