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上市之痛:华尔街与教育精神的激烈冲突

【2018-01-15】

  于敏红市场痛苦:华尔街与激烈的教育冲突

  7月16日,一位“中国伙伴”讲述了三位年轻人创办英语培训学校的故事,并最终成功列举了这个故事,尽管于敏红和原剧作家徐小平以及其中一位原型作家并不完全在新东方以企业为原型,但不难发现,许多的情节和情节都是真实的,在这个企业里,比如说俞敏宏一夜之间就出现了牛津词典,如徐小平与王强之间的争吵,如俞敏宏被迫市场。俞敏宏被迫上市由于戏剧的演绎也一样,新东方上市的确存在着来自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即使上市后的几年,余敏宏仍然充满自责,据了解,早在2005年,新东方企业家的老兵们开始强迫俞敏宏接受了董事会注资和上市计划,但俞敏宏拒绝了,他认为上市将破坏他一直追求的冷静和理想,直到2006年,俞敏宏决赛在另一次媒体采访中,俞敏宏坦言,上市(新东方)实质上是推动,外部竞争对手作为一种推力,内在动力推动更为强大,因为公司发展到一定程度程度上,我们都拿了新东方的股权,股权改革是大家所关心的。我们希望能够一次拿到这笔钱,而且在某些方面不必承担太多的后果。除了来自内部的压力,当然还有整个市场竞争环境的考虑,面临着竞争问题和内部利益分配,世界各国的资金都在寻找中国的投资项目,而且很多资金已经开始找到了教育的领域,如果外语培训机构真的比新东方上市早,新东方在竞争和资金方面将面临强大的竞争对手,所以在内外因素的驱使下,就个人而言,我个人还是不认为自己是最好的选择,但它可能是新东方和新东方的最佳选择,华尔街规则与教育发展的冲突后悔主要是从两方面入手,一方面是华尔街规则与教育业务发展之间的强烈冲突,因为上市手段对股东负责,而规模和利润则相差无几欠缺是华尔街投资者关注的主要指标。然而,随着教育机构的迅速扩张,必然会影响整体教学质量,这也是俞敏宏主要关心的,对此,于敏红本人表示,作为一家优秀的上市公司,你必须要多大的收入增长,利润增长多少,增加多少,但对教育机构而言,其最大的可持续性保证在于其教学质量,而不在于学生每年增长多少;上市后,余敏红形成了对扩张的抵制作为合作伙伴,许小平批评说,我认为新东方应该加快收购速度,而且也是新东方的一个障碍,在收购方面,与收购余先生存在心理冲突闵红红,俞敏红是一个勤奋的企业家,他愿意努力工作,他不愿意玩钱(资本),我觉得这是他的问题,早期错过了很多收购的时机。金融机构的管理是真实的。很多组织的财务数据只是追求盈利能力。这反过来又与余敏宏一直强调的新东方企业文化背道而驰。这些问题从上市后逐步挑战新东方的教育理念。但面对投资者和市场的压力,在一年半的上市之后,余敏红不得不走上华尔街的发展路线,并获得了第一所培训学校唐明仕的启动, A分行扩张。据悉,新东方2013年迎来规模扩张高峰,全国新东方教学年度达到744个,比一年前增加217个,在过去的19年中,新东方开设不到500个教学点。不过,对于新东方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在2013年第二季度财报中,新东方季度亏损1577万美元左右,而去年同期盈利313万美元,如果继续在这个方向下滑,新东方已经完成折腾三年,于敏红在五月的一次谈话中总结出了余敏宏上市之后的sha On另一方面,熟悉余敏宏性格的人都知道,余敏宏的性格不喜欢被束缚,喜欢控制,冷静地做生意。然而,新东方的上市无疑给余敏宏带来了巨大的压力,无论是投资还是业务都需要与投资者进行权衡。新东方上市后富人,却不能从容地花钱,但有时也把它存成利润。与此同时,在内部管理方面,于敏红表示,IPO之后,原来与新东方内部人士沟通的时间大部分时间与外部人士,包括各类投资者,各股东及各类国际会议必须参加。还有一点就是它已经越来越公开了。所以对我来说,这种情况已经成为一个更加困难的平衡,也是更加痛苦的状态。我个人比较喜欢做一些悠闲的东西,这些东西被上市所破坏。于强还强烈向媒体表示,我个人不会上市。我的钱就够了。我自己比较节俭,比较便宜,一天只花一百多块钱,都是用来吃的。我穿的衣服很普通,不是最贵的。车也有,房间也有,小孩的学习费也有,老婆的生活费也有,更何况有一个两难的问题,你的孩子知道你有很多钱,最后他们可能会使用这个,或者他们不学习,或者被宠坏了,这些都是可能的。虽然考虑到公司做出的上市决定让自己充满了纠结和痛苦,但是在上市之前,明知地遗憾它还是新的东方被派往世界资本平台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如徐小平曾经评论的那样,新东方是唯一一个像保护新东方一样保护新东方品牌的公司,那就是余敏红,他是新东方的唯一的父亲。